Nature最新发表:肝细胞癌药物市场分析

发布日期:2019-06-10

  肝细胞癌是原发性肝癌最常见的类型,主要风险因素包括由乙型/丙型肝炎引起的肝硬化以及酒精性脂肪肝。发达国家的大部分病人能够在疾病的早期或者中期确诊,并接受治愈性的手术、局部消融治疗等治疗。尽管如此,该疾病的复发率却很高,晚期病人通常会接受系统性姑息治疗。

  目前系统性治疗药物包括已经获批的三种口服多靶点激酶抑制剂,其中两种获批用于一线年获批以来,索拉菲尼一直是肝细胞癌一线的标准治疗药物。索拉菲尼是第一个与安慰剂相比能够延长患者总生存期的靶向药物,但是该药的客观应答率极低,只有2%。索拉菲尼主要用于肝功能比较正常的患者的治疗。

  2017年4月,FDA批准了瑞格菲尼用于治疗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并且疾病进展的患者,但瑞格菲尼的肝毒性较大,在临床应用过程中患者暂停用药或减小剂量的状况比较常见。

  今年3月日本批准了另一款一线月该药也获得了美国以及欧盟的批准)。PD-1抑制剂Nivolumab是目前唯一一款获批的治疗肝细胞癌的生物药。基于该药的高客观应答率以及应答的持续性高,FDA在2017年9月加速批准该药上市。目前nivolumab正在做与索拉菲尼的III期头对头临床试验 (CheckMate-459)。

  卡博替尼相比安慰剂在二线治疗的临床试验中达到了首要终点 (总生存期)。对于只接受过索拉菲尼这一种药物的系统治疗的患者,卡博替尼相比安慰剂也同样能够延长患者生存期。

  雷莫芦单抗是一种能够靶向VEGFR2的药物。在III期临床 (REACH-2) 中该药也达到了首要终点。与瑞格菲尼,卡博替尼类似,雷莫芦单抗治疗索拉菲尼治疗后进展的患者也能够延长其总生存期。但是与其他临床试验不同的是,雷莫芦单抗的临床试验 (REACH) 中入组患者的AFP基线水平比较高,而且在亚组分析中发现,对于未经选择的患者群体来说,相比安慰剂雷莫芦单抗并不能显著提高患者的总生存期。

  除了nivolumab之外,另一款PD-1抑制剂pembrolizumab也正处于III期临床试验用于患者的二线月该药获得了FDA优先审评资格,用于此前接受过治疗的晚期患者的治疗。默沙东已基于II期临床数据向FDA提交了NDA。

  其他一些在研的PD1抑制剂还包括百济神州/新基的tislelizumab。Tislelizumab也在进行与索拉菲尼的III期头对头临床试验。Spartalizumab的单药以及与c-Met抑制剂capmatinib联用的方案目前也处于临床研究阶段。

  贝伐单抗与雷莫芦单抗的作用机制有一些类似,能够作用于VEGF。目前该药与PD-L1抑制剂atezolizumab的组合疗法也正处于临床研究阶段 (IMbrave150)。FDA曾基于该组合疗法Ib期临床试验的数据授予了该组合疗法突破性疗法认证。

  另一款PD-L1抑制剂durvalumab单药或者联用CTLA-4抑制剂tremelimumab目前也正处于临床研究阶段,以评价其治疗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患者的治疗。

  2017年已上市的治疗肝细胞癌治疗专利药在美国,法国,德国,意大利,西班牙,英国,日本这几个市场的销售总额为8.7亿美元,预计到2027年相应的销售额将增长到40亿美元。市场的增长将由多种生物药以及nivolumab的一线治疗以及辅助治疗推动。

  预计到2027年,PD-L1抑制剂将会超过PD-1抑制剂成为肝细胞癌领域销售额最高的药物类别 (预计2027年PD-L1抑制剂销售额为17亿美元)。而durvalumab单药或者联用tremelimumab用于一线治疗会贡献将近一半的销售额。而预计到2027年atezolizumab用于一线亿美元左右。

  预计到2027年,PD-1抑制剂的销售额会达到15亿美元,其中nivolumab会占领11亿美元的市场。尽管晚期患者的一线治疗相关的病人群体最为庞大,但nivolumab大约有一半的销售额将会来自辅助治疗领域。

  预计CTLA-4抑制剂ipilimumab以及tremelimumab的销售额将会明显低于PD-1/L1抑制剂 (3.2亿美元)。该类药物的销售额将会由与PD-1抑制剂联用的组合疗法贡献。尽管预计组合疗法有可能会提高单药治疗的有效性,但安全性以及患者耐受性问题将会限制该类组合疗法的市场渗透。

  抗血管生成类药物是2017年肝细胞癌领域最主要的药物类别。尽管未来一段时间内一些生物药以及小分子药物会陆续获批上市,但预计该类药物销售额会在2019年达到峰值并逐渐下降。生物类似物以及仿制药会很大程度上影响该类药物未来的销售预期,而且对肝细胞癌的整个市场也同样会产生很大影响。ww2954财之道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